郑渊洁:有的诺贝尔文学奖作品是垃圾

  • 时间:

  方舟子认为,《小红帽》中的性隐喻是学者解读的结果,而童话大王“猥琐的性暗示”,大人一看就会明白,隐喻和暗示是不一样的。

  1977年,高考恢复,对于很对多人而言,这无疑是喜从天降,因为命运可能由此改变。可是对郑渊洁来说,却是他的一场“人生灾难”。

  面对这种现象,郑渊洁不以为然,“有资格给作家颁发文学奖的,是读者。任何文学奖评委会都没有读者公正和准确。”

  “我现在每天只睡三四个小时,五个小时算是很奢侈了。写作安排在早上四点半到六点半进行,两个小时可以写三千字。”郑渊洁喜欢养狗,主要是德国牧羊犬,还有两条藏獒,遛完狗吃早饭,吃完早饭后如果不出门的线岁的女儿郑亚飞,“女儿的保姆是北大中文系毕业的,主要负责做饭。我的时间还算自由,上午写写博客,下午看看书或报纸。”

  自从播客上线之后,他的网络脱口秀节目《郑在方便》更新得更勤了。“播客这东西可能会革掉电视的命。”他说,现在的年轻人更喜欢在网络上看节目。以前自己想表达观点,会在博客里写出来。但是文字很容易被转载,不利于保护版权,视频就不那么容易了。

  2007年2月5日,郑渊洁索性把网络脱口秀搬到湖南卫视。由他和主持人李好搭档的10分钟脱口秀节目《郑好十分钟》亮相荧屏。这档别出心裁的电视教子脱口秀是郑渊洁与李好边吃边聊,轻松且充满乐趣。节目播出的时间正好是人们吃午饭的时候。一位观众在湖南卫视的论坛里留言:“边吃饭边听着郑渊洁‘好孩子是宠出来的’、‘父母是政府,子女是公民’等教育理念,还真能学到不少教孩子的招儿。”

  当郑渊洁如约出现时,记者吃了一惊。光头、隐约可见的白发、大衣、夸张的墨镜、彪悍的体形,让人不由自主联想到黑社会和越狱犯。坐定后,他摘掉墨镜,很和善地笑着说:“你好,我是郑渊洁。”

  ”他感叹说。可能是我没上大学的缘故吧,北大的一个教授就说,咱们这儿有人不知天高地厚,一个人写一个月刊,还说如果我能够写两年他就把名字倒着写。“而这些,都是写作的素材。郑渊洁向《财经时报》透露,当时他的想法其实很简单,只要坚持3期就算胜利,但后来一个北大教授的线年我参加了一个儿童文学界的会,当时是在庐山举行的,好多儿童文学作家都去了。”再说,我都憋了二十多年,出来活动活动还不行呀!但也有人认为,以前他深居简出,专心写作,现在却抛头露面,参加各种活动,还写博客,录节目,这是不务正业。1985年5月10日,一本专门刊登郑渊洁作品的杂志诞生,当期印数13万本。郑渊洁告诉《财经时报》记者,自己现在所经历的生活,是以前未曾经历过的!

  原来,郑渊洁女友的父母要求他考大学。他清楚考试是自己的弱项,参加高考是自取其辱。于是女友在父母的压力下,离开了他。这一年,郑渊洁22岁,工作是在工厂看水泵。和女友分手后,他痛下决心,一定要通过一种方法,即使不上大学,也能让对方后悔一辈子。当时有农民通过写诗调到《诗刊》编辑部,轰动一时,想到自己小学时作文好,他决定效而仿之。

  1977年,《汾水文学》第4期刊发了郑渊洁的处女作,他领到了10元钱的稿费,这笔钱是他当时工资的四分之一。之后,郑渊洁陆续发表了近百首诗。但是和那些真正的诗人打过交道后,他不免有些失落和失望,觉得在写诗方面,自己只是三流。如何才能做到一流?他将所有的文学体裁写在一张挂历的背面。诗、散文、报告文学,接着小说、戏剧……倒数第二是童话,最后一项是相声。郑渊洁选择了童话,“很简单,上学少的人想像力丰富。要知道,获得知识的过程是一个扼杀想像力的过程。而童话,最需要的莫过于想像力。”

  中国儿童文学研究会会长宗介华很为郑渊洁不平,“某些文学评奖者不愿意给他奖项,说他的童话胡编乱造,有时甚至一票都不肯给郑渊洁,而轮到孩子们投票时,他又几乎总是第一名!”